《野火集》读后感

《野火集》读后感

有很长一段时间生活在麻木的社会中了,没有对社会的看法、对时代的评价、对文化的思考,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了我读了龙应台的《野火集》,终于,从她的书中我开始思考,当年的台湾、今日的大陆竟有那么多相似之处。

龙应台在书的序言中说这本书并不能涉及政治制度,虽然这是眼前最大的问题,但是决定这样体制的是什么?是环境、治安、教育种种社会问题,这是可以谈的,而且解决好了这些问题,政治体制自然不是问题,所以在后来的野火文章中,大多是以批判文化、教育等为主。

那么先来看我们最关心的教育问题。七八十年代的台湾真可谓一塌糊涂,学校制定了诸如“夏天再热,衬衫的袖口不能卷起来”、“夹克的拉链必须拉到底”之类的奇葩规定,上课教授着“尊师重道”、“勤学好问”、“求真创新”的思想,但当有学生提出疑问时就变成了“这个问题你把答案记住就行了”、“书上就是这么说的,难道你比书还权威”。想要学生成为一个有思想、能够独立思考的人,却又要用各种条条框框框住学生,遇到敢反抗的学生就说一句“你可别怪我,我只是执行规定罢了,要怪你就怪制定规定的人吧”,听起来是有道理,但作为教育者难道不该思考究竟这样的条条框框有没有道理?没有道理的是不是该提出质疑?这是对未来栋梁的负责,如果将未来的中坚力量全都框以这样的规定,并且一代一代地实施,每一代的老师都说执行规定,那样的未来真的是你我所想要的吗?龙应台曾在美国教过书,她说每当我从美国的课堂中走出都带有疲惫与兴奋,这是因为美国课堂里的学生总是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“刁难”老师,与其说“刁难”,不如说思想的活跃、气氛的激烈,他们的学生有勇气问老师,老师也很乐意与他们共同思考,这样的课堂在中国寥寥无几。难怪中国的学生总是要出国,难怪那么多美籍华人能够成功,也难怪没有外国人说要来中国镀金,来中国做研究的。这就是中国的教育现状,虽然现在的大陆学校没有那么多奇怪的规定,可是形式有没有改变呢?大家大可自己读一读《野火集》。

其次是环境问题,中国的环境真的不是一般的糟糕,估计大家并不这么觉得,毕竟温水煮青蛙。前一阵子的阅读课上,读了一篇关于德国的文章,描写了街心花园的小湖泊,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有着白天鹅,湖边有着漫步的鸽子。这样的画面读起来没什么异样的,毕竟那是欧洲的发达国家,理应这么美,也很少有几个人会想到如何在中国找到这样的清澈湖泊,这样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街心花园。然而假如我们想一想,你真的在中国见过清澈见底的湖泊吗?你真的见过一尘不染的天空吗?你真的看过白天鹅这等优雅的动物出现在动物园之外吗?相反,你闻惯了烟囱里的臭气,见惯了地上的污水垃圾,吃惯了激素废料养大的食物,真的是见怪不怪了。就连我们少有的为环境保护而设立的植树节也只是形式而已,每年到了植树节,大家就把原来种在林场的树换个位置种植,美其名曰植树,然后一年的保护树木的任务就好像完成了,该乱砍滥伐的照旧,看着沙漠的侵蚀只觉得离自己太远,不是沙漠吗?换个地方住不就得了,赚钱才是最重要的。这是当年台湾人的想法,如今的大陆人是不是这么想的呢?

龙应台曾以为只有台湾才是糟透了的,没想到出书不久后就有大陆读者写信给她,说书中的现象在大陆也是比比皆是,什么台湾啊大陆啊,都是一样的,之后龙应台就在周年纪念版中加入了《野火在大陆》一辑,无形之中肯定了大陆的糟糕现状。作为大陆的主人,还不求改变吗?

我十分相信,还是有不少人对现状不满的,他们不愿意自己被生产螺丝帽般的教育制度控制,不愿意自己生活在糟透了的环境之中,不愿意自己的子孙过着如此糟糕的生活。但是,敢于表达自己内心愤怒的人太少了,他们都太“低调”,以至于正确的声音被忽视,而那些侵犯着你权益的人却更加猖獗。或许你会觉得反抗无力,或许你会觉得力量寡不敌众,但那又怎样呢?人总不能因为愤怒没有改变现状就忍气吞声吧。换个角度说,如果每个人都为正义抗争,每个人都敢追求美好的未来,你还会觉得寡不敌众吗?一个社会怕就怕“群氓”,一群只会忍耐的人永远只能成为恶势力的仆人。整天怨声载道却没有丝毫行动的人,如何能获得蓝天白云碧水青山?如何能获得开放和谐、求真创新的学习气氛?“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”,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,就没有资格享受文明进步带来的果实!这便是亘古不变的真理!